中通快遞香港查詢 » 安徽新聞 »

新中國成立初期,安徽那場沒有硝煙的“禁毒戰”


  ○銷燬收繳煙毒、煙具(資料圖)

  ○1950年10月皖北行署發佈的《嚴禁私種罌粟煙苗毒品的佈告》檔案

    合肥晚報訊 解放前,安徽有不少區域種植罌粟,鴉片煙館林立。新中國成立初期,安徽省就着手查禁取締煙毒,僅用3年時間就清除了這些舊社會遺留下來的社會醜惡現象。今天我們跟隨檔案,回望歷史,瞭解解放初期那場禁毒運動。

  解放前,安徽深受鴉片危害

  在安徽省檔案館館藏着這樣一份檔案,它是1950年10月皖北行署發佈的《嚴禁私種罌粟煙苗毒品的佈告》。該檔案要求禁種和剷除已種的罌粟苗,違者嚴懲不貸。

  由此可知,解放前,安徽有不少地方種植了罌粟。那麼安徽是什麼時候開始種植罌粟的呢?

  這就要從鴉片戰爭説起,鴉片戰爭後,英國將鴉片公開輸入中國,白銀大量外流,國庫空虛。清廷為挽回損失,抵制進口,乃提倡自種鴉片。幾年後,一些地區罌粟遍地。安徽亳縣、壽縣、鳳台、阜陽、潁上、宿縣、太湖、宿松、桐城、肥東等縣成為產煙區。貴池、涇縣、祁門、黟縣等地亦有種植。安徽省雖然產有鴉片,但遠不及雲南、貴州,雲貴煙土源源流入安徽。安慶、蕪湖、蚌埠成為煙土集散地,銷售鴉片的“煙土行”“土膏店”等不在少數。

  國民政府統治時期,亦曾開展過禁煙,但收效甚微。在當時毒品販運通常有兩條路線,其中一條是由阜陽、宿縣、永城向北運往徐州,折向西至商丘、開封、鄭州,直至西安、寶雞、成都;另一條是向南沿津浦、淮南兩鐵路線運往上海、南京、蕪湖等地;有的由蕪湖運往屯溪、浮樑。由於蚌埠是津浦、淮南兩鐵路線的交叉點,蕪湖是水陸交通要道,因此,這兩個城市成了安徽境內南北毒品主要集散地。

  毒品不單單是嚴重地阻礙了農業生產,隨之還產生了武裝販運、殘害羣眾、腐蝕健康等一系列的問題,嚴重影響了社會的健康發展。為了保護人民的身心健康,為了恢復和發展生產,早在抗日根據地時期就已經開展了禁毒活動。在中共領導下的淮南、淮北、皖江等抗日民主政府亦嚴禁販毒、製毒、吸毒。公安機關在有煙毒區設立禁煙所,發動婦救會、兒童團以及民兵等,查禁種植、販運、吸食,封閉煙館,煙毒逐漸減少,乃至絕跡。

  新四軍北撤後,國民黨政權在該地恢復統治,種煙吸毒之風又起。1947年到1948年間,煙毒繼續流行。以阜陽地區為例,一組數據顯示,1944年僅阜陽1縣鴉片種植面積達100多萬畝,到了1949年秋,阜陽專署所屬9個縣私種鴉片還不到1萬畝。到了新中國成立時,該地區的種毒、販毒和吸毒的現象並未徹底禁絕。1949年11月,有數據顯示該地區尚有7000多畝大煙種植,其中潁上縣200畝,亳縣為5000畝,太和縣為1000畝,蒙城縣為500畝,阜南縣為40畝,渦陽縣為1000畝。由此可見,新中國成立初期,安徽仍有人種毒、毒販,鴉片依舊流行於城鄉各地,嚴重損害了羣眾的身心健康。

  全省各地紛紛開展禁煙禁毒工作

  新中國成立後,黨和政府發動了一場大規模的禁煙禁毒運動。1950年2月24日,中央人民政府政務院向各大行政區人民政府(或軍政委員會)及中央直轄市各省市人民政府發出嚴禁鴉片煙毒的通令。通令要求各級人民政府設立禁煙禁毒委員會,嚴厲禁種罌粟。鄭重宣佈,從通令頒佈之日起,凡繼續販運、製造和銷售毒品者,要從嚴治罪,凡散存在民間的煙土毒品,必須限期交出,為照顧其生活,可分別酌情給予補償,但如果逾期不交,將按其情節輕重分別治罪。所有吸毒癮民,限期向有關部門登記,並定期戒除,若隱不登記,或逾期猶未戒除者,則予以處罰。

  緊接着,1950年10月,皖北行署發佈《嚴禁私種罌粟煙苗毒品的佈告》。該檔案記載,“查嚴禁毒品,為中央人民政府既定政策,且本署早有明令公佈在案,茲值罌粟播種季節惟恐各地仍有不明大義分子,貪圖小利,違法種植,致礙禁毒措施,因此本署除令飭各級政府切實深入宣傳檢查外,特此重申禁令,如有種者應即剷除,改種麥菜及其他農作物,以利生產。倘仍有明知故犯,一經查(察)覺,定予依法嚴懲不貸,仰各遵照勿違。”

  新中國成立初期,為徹底剷除煙毒危害,安徽各地政府紛紛開展禁毒工作,明令禁種,煙館、煙行一律禁止經營,對煙館、煙販調查登記,對繼續販賣者,進行查緝。

  1950年2月,阜陽縣人民政府佈告全縣禁煙。8月,該縣就成立了肅毒辦公室,在全縣開展肅毒工作。一批販、製毒品者紛紛向公安機關投案自首,戒除煙者達2400餘人。像阜陽城吸毒犯陳繼禹,前三輩均在阜陽城鼓樓前開滷菜館,生意興隆,原有資本摺合人民幣1億元(舊幣),有房子17間,兩層院子5間樓。在解放前的三四年陳染上毒癮,生意垮掉,所有的房子先當後賣,連生活也無法維持,一家人流落街頭。通過禁毒運動,他們才走上新生活。

  同年,合肥市公安局查明全市有販毒者96人,煙館36家,製造毒品者11人,吸毒者尚有370餘人,隨即進行禁止和取締。至1950年底,僅據合肥、蚌埠、安慶、淮南、宿縣等市縣統計,即查獲鴉片81.5公斤、海洛因6.8公斤,繳獲煙毒販獲利銀元1068塊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這場禁毒運動中,原先被鴉片毒害的人意識到了禁毒的重要性。比如在合肥的西門有個叫李華榮的“老煙鬼”,原來家裏開設雜貨鋪、糟坊,後因染上煙毒,把家中的店吸垮了,老婆賣了,自己以沿街討乞、行竊為生。還有一個叫畢立環的,夫妻倆都抽大煙,抽得家裏僅剩一間破屋棲身,夫妻兩人只有一條褲子換着穿。通過集訓教育,他們都紛紛戒毒,改過自新。

  禁毒運動得到了廣大人民羣眾的擁護,取得了明顯的成效。據不完全統計,截至1952年8月,安徽全省尚有制、販、運集團138個,煙毒主犯255名,次犯934名,單幫犯(單獨從事販毒活動的人)3373名,煙館745家。

  肅清了煙毒的危害

  1952年4月5日,中共中央發佈《關於肅清毒品流行的指示》,實行禁種、禁運、禁販、禁吸的全面清除政策。5月21日,中央再次發佈《關於嚴禁鴉片的通令》。

  安徽同全國各地一樣,從1952年開始積極行動起來,利用多種形式全面開展轟轟烈烈的羣眾性禁煙禁毒運動。皖南、皖北行署高度重視禁毒工作,1952年8月6日至7日,皖南、皖北行署開始部署在全省開展禁毒運動。會議決定,運動中打擊的重點是集體、大量的製毒、販毒、運毒主犯、慣犯和現行犯。在這一年的12日,中共安徽省委批轉省公安廳“禁毒行動計劃”。各地根據該計劃規定,開展了聲勢浩大的禁毒運動。

  此次禁毒運動以蚌埠、合肥、蕪湖、淮南、滁縣、安慶、屯溪、亳縣、界首、阜陽、宿縣、固鎮、臨渙集等地為重點,明光、六安、正陽關、巢縣、大通為副點制定方案。整個禁毒運動分為三個階段進行。第一階段是從8月13日至8月20日,第二階段是從8月21日至9月9日,第三階段是從9月10日至9月20日。

  其中,第一階段全省各重點縣一律於8月13日拂曉前將應該逮捕的主要煙毒案犯全部逮捕。捕後進行身體檢查,責令交出所存毒品、毒具及有關製毒、販運證件等。對毒犯的住所及隱藏毒品、毒具的場所進行仔細搜查,沒收所有毒品毒具。第二階段廣泛開展對人民羣眾的禁煙政策教育,召開羣眾會議,尚未逮捕的毒犯會議,已捕毒犯的家屬會議、煙民會議等,宣傳禁毒意義,説明坦白從寬、抗拒從嚴的政策,號召他們檢舉毒販,動員一切毒犯及其家屬交出毒品、毒具,徹底坦白,立功贖罪。第三階段主要是搜查漏網的毒犯和處理案犯。自1952年禁毒運動始至當年年底,全省計逮捕制、販、運等毒犯1505人(處死刑22人,處有期徒刑930人,處勞役144人,釋放交羣眾監督409人),集訓877人,傳訓3957入,登記3945人,管制1148人,繳獲煙土(其中一部為海洛因折算)34460兩,副品2998兩,收繳煙具6589件。

  至此,安徽基本禁絕了鴉片的種植、運輸、銷售和吸食,肅清了煙毒的危害。 □周茂莉 何芳芳
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蔘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蔘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返回頂部